首页 文案列表 专题片解说词 文化专题片 重庆煤矿安全之殇 解说词文案

重庆煤矿安全之殇 解说词文案

文案配音员:GN012
文化专题片 393 分享

9月27日0时20分,位于我市綦江区的重庆能投渝兴能源公司下属松藻煤矿发生一氧化碳超限事故,17人被困井下,造成16名矿工遇难。69天后,12月4日,永川区吊水洞煤矿井下又发生火灾,24人被困,仅1人生还。

“9·27”松藻煤矿和“12·4”吊水洞煤矿两起重大安全事故,前后仅隔两个多月。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作出重要批示,国务院安委办对重庆市人民政府进行安全生产约谈,要求拿出断然措施,遏制生产安全事故,特别是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发生。

(松藻煤矿)事后查明,“9·27”松藻煤矿事故发生的原因是该矿二号大倾角运煤上山胶带下方煤矸堆积,回程托辊被卡死、磨穿形成破口,内部沉积粉煤,磨损严重的胶带与起火点回程托辊滑动摩擦产生高温和火星,点燃回程托辊破口内积存粉煤。胶带输送异常停止运行后,静止的胶带被引燃和煤混合燃烧,火灾烧毁设备、破坏通风设施,产生的有毒、有害高温烟气快速蔓延至采煤工作面,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9·27”松藻煤矿事故遇难者之女:(我的父亲)那些皮肤还有一只脚和手都没有了,谁敢相信,那一团黑色的东西是自己的亲人。

“12·4”吊水洞煤矿事故发生的原因是胜杰回收公司在吊水洞煤矿井下回撤作业时,回撤人员在-85m水泵硐室内违规使用氧气、液化石油气切割水泵吸水管。掉落的高温熔渣引燃了水仓吸水井内沉积的油垢,油垢和岩层渗出油燃烧产生大量有毒有害烟气,在火风压作用下蔓延至进风巷,造成人员伤亡。

刘光全(吊水洞煤矿矿主):首先对所有的受害者家属表示歉意,对不起,我快满60了,还到这里来学习,也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家里面上有老下有小,头发白完了,全都白完了。

两起事故均被应急管理部列为2020年全国十大安全生产案例。39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无法挽回。这两起事故为何发生?安全生产究竟还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我们应该深刻汲取什么样的教训?要回答这些问题,需要我们从灵魂深处深刻拷问。

拷问之一:为什么安全发展理念没有真正贯彻到位?

经调查核实,2020年9月2日,松藻煤矿机电一队队长通过煤矿OA办公系统向机电副矿长、机电副总工程师、机电运输科科长报告了二号大倾角胶带运煤巷浮煤多、回程托辊和上托架严重损坏变形的隐患,但未见回复。第二天,他又当面向机电副矿长和矿长反映情况,然而直到9月5日,矿长才召集人员下井召开现场会,决定对二号大倾角胶带运煤巷进行整治,但是矿长却提出一个苛刻且荒唐的要求,就是整治不得影响胶带运煤。也就是说二号大倾角输送带运煤巷必须保持运转,不得停产。

王正辉(中煤科工集团重庆研究院火灾爆炸防治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按道理说,这种情况下(松藻煤矿)应该果断停工检修、更换设备、清理浮煤和堆积的煤矸,不停产整治根本不可能彻底消除安全隐患。

李其纲(松藻煤矿原矿长):整治浮煤矸实际上当时也开了现场会,以前实际上也在整,的确没有预想到这种皮带会燃烧这种冷门事故的发生,发生这种事故肯定是多因一果,果断的停产或者说把那些皮带那些杂七杂八的全部处理掉,那肯定结果不一样。

在松藻煤矿,安全发展的标语随处可见,“安全工作先于一切、重于一切、影响一切”的口号十分显眼,然而落实了吗?这起事故就是安全发展当口号喊在嘴上、不落实到具体工作中的恶果。

在“9·27”事故之前,重庆能源集团所属国有煤矿已连续三年发生多起事故。2018年10月15日,梨园坝煤矿发生爆炸,致5死4伤;12月15日,逢春煤矿跑车事故致7人死亡。2019年9月12日,盐井一矿发生火灾,致矿井封闭。2020年6月28日,芦塘煤矿井下透水致三人死亡。

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国家煤监局局长黄玉治严厉指出,重庆能源集团汲取事故教训不深刻,从总部到煤矿设置四个管理层级,内部安全管理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有制度不执行,对于政府监管要求多次落实不力。

一连串血淋淋的事故教训警醒我们,只要“安全发展、安全第一”的理念没有真正落实,没有真正摆到工作的第一位,事故就难以避免。

拷问之二:为什么安全生产责任制没有真正落实到位?

王正辉(中煤科工集团重庆研究院火灾爆炸防治研究中心总工程师):按照现行技术标准,强制要求煤矿井下使用的胶带等材料具备阻燃和抗静电性能。

那么,“9·27”事故中的运煤胶带为何没能阻燃呢?

戴金波(“9·27”事故调查组成员 重庆煤监局事故调查处处长):事故调查期间,我们抽取了附近的运煤胶带样品进行鉴定,结果“滚动摩擦试验”和“酒精喷灯燃烧试验”都不合格,证实是假冒伪劣产品,阻燃性能不达标。

事后,公安机关查封了同批采购的全部胶带,现场验证胶带果然很快被引燃,这些劣质的胶带是经何人之手购买,又是怎样蒙混过关的呢?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一个胆大妄为的“蛀虫团伙”逐渐浮出水面。采购合同显示,这批胶带是2018年购买的。重庆能源集团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一伙人里应外合、以次充好,从中非法牟利。东窗事发后,采购人员何某自知罪不可恕、难逃法网,一口气给年幼的孩子买了多双不同大小的鞋子,希望孩子今后行得端、走得正。

原本煤矿井下物资采购有着严格的标准和要求,有很多的监督制度和手段,那么假冒伪劣产品为何能够层层闯关,在采购、入库、出库、井下安装等各个环节畅通无阻呢?这无疑暴露出相关制度形同虚设,相关监督失管失控,各环节责任没有落实到位。

戴金波(“9·27”事故调查组成员 重庆煤监局事故调查处处长):根据事故调查组调查,能源集团从上至下设置了四个管理层级,职能交叉、职责不清、责任落实层层弱化。不仅未按规定正常召开安全生产例会,也没有对发生事故的二级单位进行通报问责。

“9·27”事故充分印证了责任不落实就是最大的隐患。

拷问之三:为什么安全生产工作作风还不扎实?

为了走好煤矿安全监管工作的“最后一公里”,我市(重庆市)出台了煤矿驻矿安监员制度,要求向每个煤矿派驻三名驻矿安监员。乡镇煤矿由当地乡镇人民政府和所在区县监管部门聘请派驻驻矿安监员负责驻矿蹲守监督煤矿安全工作。

戴金波(“9·27”事故调查组成员 重庆煤监局事故调查处处长):经过我们调查,该矿(吊水洞煤矿)驻矿安监员根本不在岗,我们调看了下井记录,也询问了驻矿安监员,发现驻矿安监员,让其他矿工把他的人员定位系统拿到井下走一趟,制造出按时下井巡查的假象,企图蒙混过关。

巧合的是,同一个时间